非(得说自己飞鱼但不过是条肥)鱼

本命漠尚,漠尚,漠尚!
我吹爆!!!!!!!
不会说话,情商不高。
很可能一句话会伤到别人。
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被人喜欢会很开心,
有时会负能量……
但其实是个温柔的人,
热爱生命,热爱世界,热爱一切温柔的事物,喜欢交朋友。
不是什么太太,只是条胖咸鱼。
叫鱼或者胖胖什么的都可以
文画双修……都很烂……偶尔化身文艺青年或段子手……

[漠尚]恋爱进行中(八)

我的蛇精文风又回来啦~
啦啦啦 ~依旧是走剧情呦~
放飞自我,ooc~

“嘎吧嘎吧嘎吧……”一连串爆裂的声音,一个苹果被尚清华吞进了肚子里,如果忽略四肢上粗重的锁链和身上青紫的淤痕,你甚至会认为他是在度假而不是被囚禁。
己经被关了大半年了,尚清华除了被漠北君不时“教育”一顿外并没有受什么罪,甚至还胖了两圈,若不是因不见阳光而显得苍白,简直是皇帝一样的生活。
“沈清秋那家伙谈恋爱呢吗!还不把我弄出去!”愤愤的把剩的半个苹果丢回盘子,尚清华觉得自己现在过得像头猪,漠北君就是磨刀霍霍的屠夫,只等他够肥好宰了。
别墅外已经和冰妹确定关系的沈清秋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算算时间,漠北君也快回来了,尚清华赶紧整理好仪容仪表,等待着大王大驾光临。说真的,他不怪漠北君打他,对于囚禁折磨什么的到目前为止他也只经历过前两个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大王非得锁着自己,但他是真不想被关着了。
如果他知道漠北君锁住他时的内心活动,大概会像瓜兄一样,忍不住吐槽的欲望。 哭?你试试被打到小腹上你会不会疼到哭? 伤心难过?你怎么把一脸懵逼看成伤心难过的?
绝望?呵呵爸爸我父母离婚两边谁也不管我我都没绝望现在不过是被你打了你跟我说绝望?
委屈?……好吧是挺委屈的,我又不想走你锁我干 啥……
很好,两个人的思维完全不在同一频道呢。 “咔嗒”一声开锁的声音,漠北君一言不发的走了进来。就在尚清华准备撒个娇卖个萌抱着大王大腿装装可怜看大王能否恩准自己“出狱”时,他掏出钥匙,打开了束缚了尚清华大半年的锁链。
“滚吧,最好别让我再看见你。”一如既往的冷硬语气中蕴含着谁也察觉不出的颤抖。
什么情况!!!
尚清华脑子一下被这神奇的展开搅成了糊糊。
“飞机啊,我来把你要回去啦………………我是不是应该先回避一下。”目睹了屋内全部“陈设”(你们懂的,嘿嘿嘿)的沈清秋打开折扇挡住眼睛尴尬的从门口退出去,被哭唧唧的少女洛可怜兮兮的抱住,又给挤了进去。 WTF???!!!我下线这大半年你们又搞了什么妖蛾子!!!!!
尚氏懵逼.jpg
“咳……那个……飞机啊,先别冲动,跟你说啊……苍穹和天魔合并了哈……”沈清秋咳了一声,认真的解释着。
“啥??!!!”尚清华整个人都不好了。说好的两家水火不容,只有相杀没有相爱呢!这怎么就合并了!我大半年没接触社会了别逗我!
看到尚清尚华宛若智障的表情,洛冰河眼中流出道怜悯的光,被沈清秋一折扇打了回去,倒是漠北君 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最后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行了,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接你,回去继续当你的苍穹后勤部主吧……不对,现在叫春山公司后勤部主了。”沈清秋戳戳尚清华,提醒他回魂,同时get到洛冰河幽怨的眼神和漠北君冰冷的眼神。沈清秋抖了一下,立刻把戳人的手缩回来。
“哦?哦。哦!”受到连番打击的尚清华几近麻木,走尸一般跟在沈清秋后边往外出溜。刚出别墅,沈清秋突然停住,用折扇拍了下手心。
“有件事儿差点忘告诉你了,虽说可能有点惊世骇俗,但你要保持冷静。”沈清秋按着尚清华的双肩,神色郑重“我和洛冰河在一起了。” “纳尼???!!!!!”麻木的神经被一枚重磅核弹二度激活,尚清华脸上生动的演绎着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妈个巴子沈清秋!感情这大半年你TM还真是在谈恋爱!混蛋绝世黄瓜,咱俩没爱了!」
可怜的尚清华,刚从漠北君的小黑屋曰子脱身,就将进入被冰秋夫夫喂狗粮的生活。


这章告诉我们什么呢?就是秀恩爱的沈老师完全不值得同情啊!
啊啊啊啊啊,再有几章就可以搞事儿了好激动肿么破~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