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得说自己飞鱼但不过是条肥)鱼

本命漠尚,漠尚,漠尚!
我吹爆!!!!!!!
不会说话,情商不高。
很可能一句话会伤到别人。
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被人喜欢会很开心,
有时会负能量……
但其实是个温柔的人,
热爱生命,热爱世界,热爱一切温柔的事物,喜欢交朋友。
不是什么太太,只是条胖咸鱼。
叫鱼或者胖胖什么的都可以
文画双修……都很烂……偶尔化身文艺青年或段子手……

[漠尚]恋爱进行中(二)

作为苍穹公司的好员工,尚清华的内心目前十分纠结,尤其是对上医药部同僚木清芳探寻的目光时,这纠结便又加深了几分。
“怎么搞的,”上扬的尾音显示出木清芳的惊讶与好奇“谁打的啊,不知道你尚清华是下任预定部主吗?就算后勤再弱以咱们十二个的交情,岳清源和柳清歌也一定会护短哎,啧啧,也真是个能作死的。”
“吐槽可以,能别强调后勤部弱么……”尚清华嘴角抽了抽。作为后(nai)勤(ma)部的顶级好手,根据自己掌握的对手公司信息,他大概猜到了那人是谁。
天魔公司的漠北君。
很好,正中目标,正在洗澡的漠北君打了个喷嚏。
尚清华没说出自己的猜测,有些缘分好像是上天注定的,就像他哪怕是第一次见到漠北君也不想给他带去半分麻烦————虽说对方揍了他。
“行了,这两无你回家休息吧,我去给你请假。”木清芳刷刷几笔写下病假单。“好好养养。”
“谢了。”胡乱把木清芳友情提供的药膏塞到兜里,尚清华迫不及待打了车回家,愉快的拉开家门……
。。。。。。
「次奥!为毛漠北君在我家!神出鬼没的外挂要不要这么屌!」尚清华心塞塞,很想找块豆腐撞死,冻的,零下二十度那种。
“过来。”漠北君勾了勾手指。
「明明心理上不想,但身体却诚实的过去了肿么破!」为自己的节操默哀了三秒,尚清华很想跪地唱征服以示绝望,正想着,被揍的伤疼起来,他脚一软。
咕咚。
跪下的尚清华:“……”
坐着的漠北君:“……”
「有意思。」伸手拎过尚清华,漠北君在同一时刻听到了他堪称惨烈的哀号。
“大王啊!求不打啊啊啊!”尚清华双手抱头。
“闭嘴。”漠北君皱皱眉,伸手钳住尚清华的脸打量着。
“……”尚清华乖乖闭嘴,他可怕漠北君一用力掐爆自己的脸。
直视漠北君,尚清华被冷冰冰的气场刺了一下,然而这阻止不了他作为一条颜狗对漠北君那张脸发花痴。
「太帅了!太TM帅了啊!」就算被制住,也没人能让尚清华停下对那张脸的赞叹与喜爱。
掐着尚清华的婴儿肥,瞅着他精彩的眼神和一幅委屈巴巴任君揉捏的小模样,漠北君的心跳没由来的快了两下。
为了掩饰,漠北君挥手把尚清华丢到地上,臀部与大地亲密接触,尚清华惨兮兮的哼叽了几声。
“以后听我指挥,懂?”居高临下俯视尚清华,看着他把头点的比鸡吃米还鸡吃米,漠北君心跳更快了,这种奇怪的事让他很不爽。起身,走出尚清华的小窝,漠北君的手抚上胸口,那里,心脏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频率跳动着。
「不会出问题吧?」谨慎的漠北君决定找私人医师谈谈人生。
屋内,尚清华长出了一口,被自作主张换了东家,他既是欲哭无泪又是哭笑不得。
“尚清华,你怎么这么挫啊!”抓着头发,尚清华一阵悲哀。“果然我颜控没药救了嗷~”
令天,尚清华也依旧生活在绝对武力的压力下和盛世美颜的冲击中。

评论(3)

热度(77)